媚妮成人用品!为您优选文章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首页 > 疫情下的北京快递员:获赠口罩护目镜 收获很多善意

疫情下的北京快递员:获赠口罩护目镜 收获很多善意 作者 / 丁志诚

  疫情下的北京快递员:“我收获了很多善意”

  每次进出小区,高忠楠都要测体温,详细填写个人信息和进出时间,“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进出每一栋楼都要测体温,每次三四分钟,一天大概有1个小时都在测体温填信息。”

  取件、分拣、装车,一连串麻利动作之后,快递员高忠楠又拿起装有消毒液的喷壶,熟练地喷洒全身,然后才能开着红色的三轮车驶上大街。

  这里是北京西城区北蜂窝快递站点,快递员高忠楠所负责的配送区在中风险区域。6月11日以来,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确诊多起新冠肺炎病例,各个小区加强疫情防控。

  每次进出小区,高忠楠都要测体温,详细填写个人信息和进出时间,“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进出每一栋楼都要测体温,每次三四分钟,一天大概有1个小时都在测体温填信息。”

  虽然耽搁的时间长了,但高忠楠并不觉得繁琐,“这是保证安全的必要之举。”高忠楠说,疫情不但没有造成阻隔,反而让他收获了诸多善意:许多居民接收快递时,再三嘱咐他要注意防护,有居民觉得他辛苦给他送水,送口罩、消毒酒精和护目镜……

  “虽然小区因为疫情封闭产生了距离感,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其实更近了。”高忠楠说。

  “严格登记测体温,是对每一个人负责”

  6月30日早晨8点半,两个多小时的分拣、装车之后,浑身散发着消毒液的味道,高忠楠开着三轮车去送货。

  今年33岁的高忠楠是黑龙江齐齐哈尔人,身材高瘦,曾在部队当了8年兵,退伍之后来到北京,成为京东物流的一名快递员,负责国家铁路局及周边小区 12栋居民楼的揽件、配送工作。

  在部队养成了早起的习惯,高忠楠从不迟到,每天早晨不到6点就赶到北蜂窝营业部,卸车、分货,一刻不停歇,同事们形容他工作起来像“打了鸡血”。

  装车也是一门技术活。红色的快递小车内,整整齐齐地码放着各栋楼的包裹,每栋楼分区摆放,并且按照楼层高矮依次摆放,“从车头到车尾,靠近我的包裹是高楼层的。”这让高忠楠省去了很多再次寻找包裹的时间。

  装完车后,高忠楠和他红色的快递小车就在居民楼之间穿梭。

  早晨9点多,高忠楠的红色小车停在了木樨地北里小区门口,防疫志愿者先用额温枪给他测体温,高忠楠自己在登记表上填写姓名、电话、身份证号。疫情以来,高忠楠跟这里的志愿者已经十分熟悉,每次测温登记,他并不觉得繁琐,“严格登记测体温,是对每一个人负责。”

  最初从事配送服务时,高忠楠也遇到了很多困难,不知道哪些物品不能邮寄,不善于跟居民沟通,甚至送错位置……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,他逐渐发现了很多沟通以及提高工作效率的技巧。

  高忠楠说,一般自己下午的时间很紧,在不同的单位和居民区送货,都需要“卡点”完成。 他每天下午5点准时到国家铁路局东门,在机关单位下班之前,将快件送出,接着再赶往下一个地点。“这样能保证更多的包裹被签收”。

  现在,每天的路线、各个居民楼的结构,都刻在高忠楠的脑子里。因为为人踏实,附近的保安、居民大多也都认识,路上经常有人向他打招呼,称呼他为“高哥”。

  木樨地北里的一名老年居民说,快递员都赶时间,但高忠楠十分耐心,他上了年纪拿快递找钱慢了,有时候需要很长时间,高忠楠都十分耐心,而且说话很客气,从来没有不耐烦的时候。

  “疫情期间居民生活不便,早一点送达,早一点安心”

  整整一个上午,高忠楠共送出了130多件包裹,汗流浃背。

  有的小区进不去,无法上门配送,高忠楠在小区门口一一打电话,通知客户来取件。有时一些居民没有看到手机,无法取件,他只能将快件重新装回。疫情初期,他常常要将四分之一的快件装回,等到下午或次日再行配送。

  春节期间,高忠楠因疫情没有回家,便替同事配送一家医院的包裹。有同事担心去医院不安全,但高忠楠觉得,自己答应的活必须完成。每次往医院送货,他都戴着塑胶手套,仔细地洗手消毒,红色快递车里放了几包医用口罩,每次配送两小时后,就会换一个口罩。

  农历腊月二十九,医院配送完的当天下午,高忠楠感觉身体发冷、头晕、浑身无力。回到站点测量体温,结果显示38.6度。高忠楠和站长汇报后,马上赶往附近的电力医院检查。

  “虽然当时也怀疑自己感染新冠肺炎了,但我想防护是挺到位的,希望不是。”高忠楠说。

  好在是虚惊一场,最终各项检查显示,高忠楠只是得了普通感冒。高忠楠回忆,自己当时如释重负,打完吊瓶后感冒症状几乎全消失了,晚上十点回到站点,将未完成的一个配送单送完。

  高忠楠说,最危险的一次是在今年2月3日,他在给一家医院的门口送货物时,一群穿着防护服的医护用喷雾器给他全身上下消毒,测体温,还让他穿上了防护服。当天下午,他从新闻里得知,原来这家医院新增9例聚集性新冠病例,“本来以为远在天边的东西,没想到就在身边了。”

  疫情期间,许多居民更愿意在网上购物,配送量增加了不少。高忠楠的工作时长也比平时延长了一个半小时,往常晚上7点可以完成的工作量,如今要干到晚8点半。

  家人也担心,做快递员太过劳累,甚至有风险。但高忠楠觉得,“配送是服务行业,疫情期间居民生活不便,早一点送达,早一点安心。”

  居民送口罩、酒精、护目镜,“心里暖开了花”

  “虽然小区因为疫情封闭产生了距离感,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其实更近了。”高忠楠说,疫情不但没有造成阻隔,反而让他收获了诸多善意。

  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,今年2月,他为复兴路附近的一栋居民楼里送货,由于疫情不能送货上门,只能打电话让人下楼自取。

  一位50多岁的大妈下楼取快递,专门给高忠楠带了一包口罩和两瓶酒精,提醒他一定要做好防护。大妈上楼后,高忠楠在楼下继续打电话联系其他住户取件,不一会儿老太太再次下楼,给高忠楠送来3个护目镜,还有一瓶水。

  许多小区居民也经常特别嘱咐高忠楠,这份工作接触人多,要做好防护。高忠楠说,一直以来自己都是一个十分内向的人。这些话,让他自己“心扉敞开了”。

  疫情之下,这些细微的善意之举,让高忠楠十分感动,觉得自己“心里暖开了花”,“当时市场上各种防疫用品紧缺,但大妈仍然将口罩、酒精、护目镜送给了他,可能对于客户来说,这也许只是一件小事,但对我真的意义重大,感觉有人在乎你,再苦再累也都值。”

  6月21日,北京一位外卖送餐员确诊新冠肺炎,高忠楠晚上回家刷手机时看到了消息,第二天同事们讨论起这件事,相互提醒加强防护。

  怕妻子担心,高忠楠没有向妻子提起此事,“只要做好防护,我没怎么担心会被传染。”高忠楠说,6月份,高忠楠所在的物流企业为他们集体进行了核酸检测,并调拨了口罩、体温计、消毒液等防疫物资,还专门购买了针对新冠肺炎的相关保险。

  6月30日晚上8点多,还有最后几件包裹,高忠楠在一处小区门口登记测温后,开着红色快递车缓缓驶入院内。

  一天时间,他已经配送了200多个包裹。在他的手机程序上,记录着一年多来的配送数据——配送79547单,揽收2399单,配送距离达15412公里,全部零差评。

  “工作虽然很平常,但有滋有味, 如果可以,我希望把这份工作一直干下去。” ”高忠楠告诉新京报记者。

  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【编辑:罗攀】

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